剑桥学者或将被新指标拉下神坛

港华物流网 运费报价 2020-04-21 18:01:27 0 衡量  GDP  文章  指标  方法  

核心提示: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2月14日发表英国剑桥大学公共政策学教授戴安娜·科伊尔的文章《什么将取代GDP》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GDP不再是衡量经济发展的有用指标,需要一个能被广泛认同的替代方案来重新定义繁荣,用新方法来衡量生活水平是否在提高。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2月14日发表英国剑桥大学公共政策学教授戴安娜·科伊尔的文章《什么将取代GDP》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GDP不再是衡量经济发展的有用指标,需要一个能被广泛认同的替代方案来重新定义繁荣,用新方法来衡量水平是否在提高。文章在开头便提出问题:世界越来越繁荣了吗文章认为,眼下很难回答是,至少目前对主要高收入经济体而言是这样。然而,自2010年以来,长期沿用的经济发展风向标考虑通货膨胀因素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大多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一直显示增长,表明一切运行良好。

文章指出,在引入GDP大约80年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GDP不再是衡量经济发展的有用指标。

但目前尚未就可能的替代方案达成共识。

要对替代方案达成一致需要对繁荣提出一种新概念,用新方法来衡量生活水平是否在提高。

幸福感成为重要考量文章称,有几种可能的替代方案。其中一个颇有影响力的方法由麻省理工学院的埃里克·布林约尔松和他的合著者所倡导,这种方法是询问人们认为网络搜索和社交媒体等免费数字产品值多少钱,然后将结果添加到传统的GDP衡量标准中。他们的研究表明,美国普通人每年需要17530来补偿无法上网搜索,需要8414美元来补偿无法使用电子邮件等。文章称,相对于美国人均收入中位数略超万美元,这些数字已经很高,这表明数字产品带来丰厚的经济福利。

因此,这种方式捕捉到一些目前被排除在GDP之外,但在民众生活中很有意义的改善。

但是,要想制订有意义的经济福利衡量标准,同样的方法也该应用于其他未被GDP包含的幸福感重要组成部分,比如自然环境、休闲和无薪家务劳动。

文章称,另一个可供选择的方法是直接衡量幸福感,支持这种方法的经济学和心理学研究越来越多。

许多国家现在都有幸福感水平调查,把这作为繁荣的标准来直切主题的想法拥有坚定的支持者。

但这种选项有几个缺点,包括幸福指数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化不大。

比如,富裕国家的幸福感调查通常在0到10的范围内得分6或7。

文章指出,让这些指标与政策更直接相关的一个方法是追踪人们利用时间的方式,并将幸福指标与每种方式挂钩。

在一个服务业为主的经济中,这种衡量方法有明显吸引力。

因为在这种经济中,主要的投入是生产和消费的时间,数字技术显然正在改变许多人分配时间的方式。

毕竟,谁一觉醒来就想着怎么花钱,而不是干点什么事情这两种选项都植根于功利主义哲学,即政策的目的是在任何时候都让最多的人享受到最多的幸福。

新标准需要广泛认同文章称,可能成为新的繁荣指标的第三种选项是回到统计学起源,衡量财富而不是收入。

采取这样一种资产负债表衡量方法会立即把可持续性纳入对经济发展的估算,因为它反映什么时候未来的繁荣会因今天的繁荣而受到损害。

文章称,衡量人们获得资产的机会还依据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有关的一种伦理传统,强调人们过上他们所珍视的那种生活的能动性和能力。

在这里,重要的是获得人力资本(健康和技能)、社会资本(人际关系和人脉)以及基础设施。

一直强调对财富的衡量,对这些缺失资本的估算正被提上研究和统计议程。

文章指出,经济衡量指标的问题引发了如此活跃和令人兴奋的研究,但除了制订一个新的繁荣指标之外,如何实施这种转变也是问题。

官方统计数字类似于一项技术标准。

如果没有很多人同时这样做的话,任何人都很难从一个框架转向另一个框架。

因此,只有对GDP的不满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个足够大的联盟对替代框架达成一致。

任何替代GDP的衡量指标都必须易于实施,因为统计人员必须设定详细的定义和方法,并收集数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