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套跑掉了防护服刮破了可当时真没想太多

港华物流网 运费报价 2020-05-08 09:53:15 0 爷爷  医院  我们  一切  

时间:2020年3月19日地点:襄阳市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记录人: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护士柳真即将踏上回家的旅途,至今想起,在襄阳经历的一切都历历在目,也有许多的人让我牵肠挂肚,这其中就有因新冠肺炎确诊,收治于襄阳市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一病区207病房的李爷爷。

李爷爷是因新冠肺炎确诊住院的,已经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因为年龄大、病情重,加之有基础性疾病,因此情况一直不太好。2月24日下午,我上班没多久就接到科室通知,要将207病房的李爷爷转往上级医院继续治疗,李爷爷的身体里已经放了8个支架,医生怀疑再次心梗并伴随新冠,我和同事急忙收拾李爷爷的东西,给他穿衣服、整理心电监护。不一会儿救护车到了,我们立刻把李爷爷扶到轮椅上,一人推车、一人提心电监护、还有一人拿着泵和氧气袋。

其实这样的工作我们之前重复过无数次,但像今天这样穿着笨重的隔离服,戴着双层口罩和满是雾气的护目镜,却是第一次,我们艰难的前行着。没有家属的帮助,我们三个女汉子用尽全力将老爷爷抬上了救护车,然后我和同事师蕊上车陪同李爷爷转往中心医院。

此时正值中午,太阳高照,密闭的车厢里,臃肿的防护服下,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流进了护目镜、口罩里,流进了嘴里。

我的衣服都湿透了,呼吸困难,我快窒息,有那么一瞬间真想把隔离服撕掉。

救护车飞速的驶往中心医院东津院区,因路途颠簸,李爷爷难受的呻吟着,我知道他很不舒服,我边握着他的手,边拿来了衣服垫在他的头下面。

同事师蕊则细心的蹲在他的身旁将他的头托起来,避免磕碰到担架。

我有生以来从未觉得如此漫长煎熬,密闭的车厢和不透气的防护服快要将我闷透,疾驰的救护车让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嘴里满是汗水与胃液搅拌的奇异味道。

我硬撑着,一边询问李爷爷哪里不舒服,并观测着血压、氧饱和、心率的波动,一边用李爷爷的电话联系中心医院的医生护士。

用时40分钟!我们终于到了襄阳市中心医院,因为抢时间来不及等,我和同事迅速将老爷爷抬下来并放到平车上,一路小跑成功地将李爷爷转进了Icu,看到那里忙碌的护士们,我和同事师蕊帮助他们铺床、抬李爷爷上床,更换心电监护、接微量泵、安装氧气装置……最终看到监护仪的屏幕上显示生命体征一切平稳,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在我们将李爷爷一切安置好,交接完毕准备走时,老人家看着我,用一口我还听不太懂的襄阳话说着感激之词:谢谢,太感谢你们了,我没有家人在,给你们添了那么多麻烦,喂我吃药,给我倒尿,又一路送我过来,给我穿,又给我脱,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说着说着,哽咽的的将头转向一侧,我的眼眶也湿润了,我把手机放到他的手里,告诉他:老爷爷,等你好了,用这个手机和家人联系,他们会来接你的。

我们走了,襄阳医院还有病人在等我们,您多保重!走出监护室的门,又回头看了一眼老爷爷满是感激的眼睛,虽然相处时日不多,但在心中已然把他当做亲人。

我心里默默祝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走出中心医院,才发现自己因为着急,鞋套跑掉了,防护服刮破了,手套也破了,现在回想有些后怕!可当时没想太多,也顾不了那么多,作为一个在心脏科室工作10年的医护人员来说,我深知心梗意味着什么,能够将老人家以最快速度平安送到ICU,就是我当时一切的所思所想。

我的腿感觉像灌了铅似的,无比沉重。

全身衣服湿透,一会热一会冷。

也因为刚刚上下车抬病人用力过猛,例假还没好的我大腿两侧已是斑斑血迹。

此时此刻,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像个战士,像个斗士!虽然伤痕累累、辛苦异常,但却体会到了存在的价值以及被需要的感觉,一切值得!(宽容整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