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湾59年历史的老足球场即将作别重温绿茵记忆

港华物流网 运费报价 2020-05-08 11:50:02 0 足球场  看台  重庆  体育场  

大田湾体育场通往看台的铁门上悬挂的警示牌。

大田湾篮球场在封闭9个月后,5月4日重装开放。  新篮球场是在原五人制足球场的地块上改建的,这里从踢足球改为了打篮球。

  这个好消息的背后,还隐含了另一条消息:有59年历史的大田湾足球场,今夏即将改建为六块五人制足球场和一块八人制足球场,市体育局已制定了改造方案。  也就是说,那块曾经承载过前卫寰岛队、重庆力帆队,曾经唱响过齐秦演唱会、王菲演唱会,曾经举办过啤酒节、消防演习,曾经当过高尔夫练习场,甚至差点沦为菜地的足球场,即将和我们作别。

  狭义上的“大田湾”,重庆人还是默认为被看台合围的那块草坪,那是新中国第一块用于专业比赛的标准足球场,是在贺龙元帅指挥下,以“全民义务劳动”的方式修建的,草坪的铺就,流下了老一辈重庆人的汗水。

  这块草坪上,也流下了甲A比赛队员的汗水,如果是四川全兴队客场挑战前卫寰岛队,大田湾这块草坪上的厮杀,必是刀光剑影中的五味杂陈,当年,你是喜欢高峰,还是魏群?喜欢彭伟国,还是姚夏?喜欢姜峰,还是法比亚努?你是喊“雄起”,还是“下课”?  改造工程最快本月就要开工,大田湾足球场原有草坪将被更换为人工草坪,以适应五人制和八人制足球高密度踩踏的需要。  2013年“大田湾变菜地”事件被报道后,市体育局曾表示大田湾体育场内部,包括已经变成危房的看台即将整体改造,不过从现在的改造方案看,看台的功能意义已经微小——这里不再举行标准足球比赛,也无法搞演唱会了,看台本身只承载记忆,不再承载观众。  大田湾体育场的这次变化,符合今年3月份国务院发布的《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该方案在第九条“加强足球场地建设管理”中提到,“因地制宜建设足球场,充分利用城市和乡村的荒地、闲置地、公园、林带、屋顶、人防工程等,建设一大批简易实用的非标准足球场。”  长期闲置,与荒地无异,在目前我市五人制足球场一场难求的供求关系下,大田湾选择了改变。  纵深  当爱已成往事回首依然美好  昨天早上7点半,重庆晨报记者来到了大田湾体育场。此时,离这座体育场关门只有一个小时了。  2012年12月26日,重建跑道的大田湾体育场恢复开放,当时的媒体报道,这个体育场是供市民“晨练”的。所以,现在的大田湾体育场只从每天清晨6点半,开到早晨8点半。晨练的人们说,大家会自觉在9点前散尽。  跑道  体育场大门只留了个一人宽的小门供人进出,从这道小门,走进久违的大田湾体育场,眼前一片开阔。  锻炼的人大约在100人左右,基本上都在专注地跑步,以中老年人为主。  跑道是2012年12月26日重建完成的,重建是因为“菜地事件”。  2012年6月,年久失修的大田湾体育场正大门左边,出现了三块菜地。  实际上,在菜地图片被人发到微博上之前,大田湾的跑道已经严重破烂。  场地的长期闲置,其实是大田湾的跑道损坏严重的最重要原因,十多年前,渝中区中小学的运动会,基本上都是大田湾包办的,大田湾的运动会成了孩子们童年时的一个记忆。在大田湾的看台被鉴定为危险建筑后,校园体育逐渐和这里绝缘。  球场  锻炼的人们都没有走进大田湾足球场,球场上的草长得很漂亮,小蘑菇和开花的蒲公英点缀在草坪上,显示这个球场已经有一阵没被踩过了。

  大田湾体育场,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甲级体育场,在贺龙元帅主持下修建,1956年5月竣工,占地12万平方米,这个标准足球场是其核心部分。

  大田湾足球场记载着重庆人最美好的足球记忆。

  1997年,受重庆盛情之邀,前卫寰岛队从湖北迁往重庆,重庆市专门对大田湾足球场进行了改造。

  “因为前卫寰岛队的到来,大田湾才增加的高杆灯,还有电子显示屏和喇叭,大田湾作为足球场的作用才得以真正展现。

”重庆资深足球记者李波回忆。

  可惜,1998年,国脚众多的前卫寰岛在大田湾踢到了最后一轮才勉强保级,1999年和落到乙级的红岩队合并。

  大田湾足球场的辉煌,出现在2000年,韩国人李章洙执教的前卫寰岛队,更名为重庆力帆队,成了地道的“家乡队”,在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4:1大胜北京国安,砍下了足协杯,这是重庆史上第一个足球冠军,大田湾沸腾了。

  重庆力帆队2004年掉入甲B,同年,重庆奥体中心建成,并承接了亚洲杯重庆赛区的比赛。

买壳回到甲A的力帆队,连续三年中超副班长,2006年掉入中甲,主场也在换地方,球迷逐渐失去兴趣,没了顶级球队踢球的大田湾,自然就少了维护资金,快速衰落。

  2012年市体育局场地科表示,每年春秋两季要花近30万元补草,要养四个园艺工,这块场地就算是空着,维护成本也不低。

  看台  足球场对应的是看台,大田湾体育场的看台,所有入口已经被封住,不允许进入,因为2009年这里被鉴定为危险建筑。

  大田湾体育馆的看台,是为中间的球场和田径场设立的,这里理论上可以容纳万观众,数了一下,座位有50排,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这样的设计是相当超前的。

  大田湾的看台,多少次沸腾过,在众多铁杆球迷记忆中,比足协杯前卫寰岛捧杯更难忘的,是1998年5月,重庆红岩队暴雨中战胜江苏加佳队。

  “我们大皮球球迷俱乐部,当时是在11区,球队进场的时候,是小雨,后来成了大雨,暴雨,没有雨伞也没有雨衣,座位也不敢坐了,大家都在雨中为红岩队高喊雄起,直到刘劲彪攻入对方第二个球,教练陈亦明冲到球场中在草地上滑向球员庆祝。

”大皮球球迷俱乐部副会长田晓伟回忆,“那场球我的钱包里面的钱都淋湿完了,球迷声音都喊哑了,陈亦明庆祝滑行的时候把金表弄丢了,还是我们协会的人帮忙找到的。

”  当时还在当医生的高科,就是这场球的观众,他记得获胜后,好多球迷都从看台跳进了现场,参与庆祝狂欢,感觉就像获得了冠军,后来,高科进入重庆晨报,拍了15年的足球。

  过去重庆的演唱会,基本上也是在大田湾举行的,观众席就是荧光棒的海洋,记忆最深刻的,一场是齐秦的演唱会,我是在大田湾门口运道具的集装箱顶上看的,只能羡慕场内的大合唱,另一场王菲演唱会,从头到尾她只说了四个字:谢谢,再见。

  大田湾周边的高楼,那时候也成了蹭演唱会蹭球赛的好地方,演唱会一开,阳台上全是人。

  如今的看台上,已经难找几块完整的塑料座位,难以想象当年进入看台的艰难,看台后的灯光已经拆掉了。

一个晨练的人,从栏杆翻过去,到看台的过道上训练阶梯跑,算是看台上唯一的人迹。

  文物  大田湾体育场2009年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使用频率更低了。

  大田湾足球场将改造为六个五人制足球场和一个八人制足球场,这个工程花费不大,但需要在地面立网架等,这也让看台的功能意义基本灭失,市体育局婉拒了晨报记者进一步了解这些改造工程的要求。

  大田湾全民健身中心官网显示,租用足球场一场2000元,租田径赛道加足球场到下午4点是6000元一天。

变成小场地后,球场租用的频次肯定会明显加快。

场地变为五人制和八人制足球场后,大田湾这块草皮,就会变成人工草皮了。

  那块标准的绿茵球场,和我们一起在看台上呐喊的岁月,今后,只能在记忆中去找寻了。

 重庆晨报深度报道记者蛟幢ǖ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