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发树和云南白药的严考

港华物流网 在线下单 2020-04-15 22:06:57 0 云南  公司  控股  亿元  

  陈发树和云南白药的严考市值跌去近三成停盘重组  陈发树继6月接任白药控股法定代表人,并成为公司董事长后,9月又宣布白药控股拟整体上市。酝酿9年的葫芦里到底要卖什么药  9月18日晚,云南白药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药控股”)拟进行整体上市,并由云南白药吸收合并白药控股。

公司即日起开始停牌筹划重组方案。

  此前,白药控股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下简称“混改”)已经进行一年多,其现在的股权格局为云南省国资委45%、新华都45%、江苏鱼跃10%。

白药控股董事会则由5名董事构成,其中云南省国资委委派两名,新华都委派两名,江苏鱼跃委派1名。但从云南白药十大流通股股东显示的数据看,新华都通过二级市场持有云南白药股份%,而新华都实际控制人陈发树持股%,可见,新华都才是云南白药的真正大股东。

  整体上市作为白药控股混改后的又一大动作,迅速引发广大投资者关注。毫无疑问,无论本次重组结果如何,对云南白药而言都将会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兀兀9年终了恩怨  陈发树与云南白药的恩怨情仇,9年前已拉开帷幕。

  陈发树对多数投资者来说,一点不陌生。

曾是福建省首富,白手起家,持股数家上市公司,曾在紫金矿业中成功套现27亿元,一鸣惊人。

2009年,陈发树看重云南白药的品牌影响力、丰富的外部资源以及无形资产的高价值,意图购买云南白药二股东红塔集团所持股权,并在签完转让协议后,一次性将22亿元打入红塔集团账下,结果股权却一直未能过户。

从此,陈发树与红塔集团的官司一打便是5年。

  陈发树接触了30多家知名律师事务所,斥资约1700万元人民币,法庭最终还是以“国有资产流失”为由判陈发树败诉。

输掉官司的陈发树仅仅拿回了本息。

不过陈发树并没有轻易放弃,另辟蹊径,直接在二级市场买进了前十大股东。

据云南白药2015年中报显示,陈发树全年共增持云南白药约万股,占云南白药总股本约%;通过新华都买入3534万股,占总股本%,合计持股%,位列第四大股东,但仍远远未够控股。

适逢2016年国家大力发展混合制经济,陈发树再度现身云南白药的股权大战,几乎变卖或抵押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70亿元现金,更质押其部分新华都股权,筹资总计约100亿元,最后通过新华都向白药控股增资亿元,获得45%股权。

  2018年6月,陈发树正式接任白药控股法定代表人和公司董事长,可谓夙愿已了。

接下来整体上市这一步棋,却让原本安静下来的投资者再一次沸腾。

  增长无亮点成业绩障碍  2017年6月13日,云南白药以元的价格收盘,总市值达到1011亿元,成功跨过千亿大关,但其近年业绩却差强人意。

自2016年以来,云南白药的营收、净利增幅都在10%以下。

据云南白药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243亿元,增幅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1亿元,增幅为%;而在5年前,云南白药的营收和净利增幅分别为21%和%。

  除营收净利的增幅放缓外,云南白药旗下各板块业务销售情况也无甚亮点。

财报数据显示,2012年,云南白药的健康产品事业板块增幅为%;2017年,该板块的营收增幅降至%。

在药品方面,云南白药的药品事业部2017年营收亿元,同比增长%;而在2012年,药品事业部的营收增幅为%。

  值得注意的是,7月31日,云南白药公开表示,2018年公司对部分核心产品进行了适当提价。

据统计,云南白药在1998年到2009年期间,其中央产品进行了5次提价。

对于品牌OTC而言,提价效应是其发展的一个重要驱动力。

云南白药希望借由这次提价,进一步调动渠道商积极性,弥补产品渠道利润缺陷。

  云南白药牙膏业务增长不如预期,是健康产品事业板块增长甚微和核心产品再次提价的主要原因。

2018年5月,云南白药公开表示,公司牙膏业务目前在国内市场份额居第二位,受市场份额和行业竞争等因素影响,其增速呈现下滑。

2016~2020年间,中国牙膏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为%,市场容量有限。

面临市场增长缓慢、品牌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下,云南白药牙膏同时也已经进入了商品生命周期中的成熟期,没有太大增长潜力。

  牙膏业绩缺乏后劲,云南白药自然要寻找新的增长点。

其健康产品事业部选择了重点投入洗发水、卫生巾等领域:养元青洗发水现在不断推出包括防脱、控油、止痒、精油、淘米水等系列十几个品类,产品定位中高端,销售规模较小;“日子”卫生巾主要市场为云南地区,原本定位中低端消费人群,随着国内中低端消费人群逐渐减少,公司开拓与产品相匹配的东南亚市场,国内则以菲漾等中高端品牌开拓市场,但是目前新产品知名度低,需要更持续的产品品牌积累。

云南白药要成为“中国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混改”后何去何从  有相关人士分析,本次白药控股整体上市计划,目的在于引进更多外部资金,这样既能推动混改发展,又可以进一步盘活公司经营活力,进而缓解业务疲态。

但自从云南白药变“福建白药”,混改后续对公司的影响比预期要大。

截至9月18日停牌前,云南白药收盘价为元,市值已缩至731亿元,跌幅近三成。

其第二大股东云南合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减持69万股,套现6558万元,第三大股东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也声称,计划减持不超过1%的股份。

投资者们纷纷“用脚投票”,陈发树会否采取相应动作,力挽狂澜  此外,早年以“国资炒手”名头起家,在紫金矿业、青岛啤酒(,-,-%)和武夷山旅游留下身影的陈发树,也因新华都的惨淡经营而快要晚节不保。

新华都主要从事大卖场、综合超市及百货的连锁经营,其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亿元,同比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01万元,同比下降83%。

  陈发树自身经营产业的落寞,给云南白药的未来发展添上几分不确定性。

不管如何,为云南白药散尽千金的陈发树,如今只能背水一战了。

■  来源:投资者报责任编辑:李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